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便利店的那点事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1、出师不利

林琳是个打工妹,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,由于仗义执言,帮同事出头,得罪了主管,被炒了鱿鱼。接下来的几天,林琳到处转悠,想找一份工作。

在一家便利店门外,林琳看到一则招聘启事,上面写着:本店因业务需要,诚聘女性营业员一名,试用期三个月,月薪一千二,转正后月薪三千元,交五险一金。有意者面谈。

林琳站在台阶上,暗自思忖着:虽说试用期工资低了点,但转正后待遇还是不错的,以自己的工作经验,通过试用期肯定没问题。她打定主意后,推开了店门。

接待林琳的是一个梳马尾辫的女孩,她是这家便利店唯一的店员,林琳要填补的就是她留下的空缺。聊了一会儿后,林琳顺口问道:“好好的工作你怎么不干了?肯定另谋高就了吧?”

马尾辫叹了口气说:“不是我不想干,是干不下去了。这不,试用期过了,我没能通过考核,只好卷铺盖回家了。”

林琳一怔:这女孩看上去精明干练,怎么会胜任不了一份店员的工作?难道是雇主太苛刻?林琳的眉头皱了起来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她可不想再和那种难伺候的主儿打交道了。

不料马尾辫连连摇头,说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丁姨这个人很不错的,我打工这些年,她是我遇到的最好相处的雇主,在我眼里,与其说她是雇佣我的老板,不如说她是位和蔼的邻家阿姨。”

看出了林琳的困惑,马尾辫解释道:“我被辞退一点都不能怪丁姨,只怪我自己没出息,我在这干了三个月,丢了十几样商品,就这样丁姨还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,延长我的试用期,可我哪还有脸再待下去?我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!”

林琳还想再细问时,那位姓丁的阿姨来了。丁姨四十多岁的年纪,梳着齐耳短发,戴着一副眼镜,脸上始终挂着和善的微笑,很像一位温文尔雅的老师,让林琳一见之下便心生好感。

丁姨没一点雇主的架子,态度亲热地问长问短,她拉住林琳的手说:“我女儿和你是同岁,也在外地打拼,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她,也许人和人之间真的讲缘分吧!”

林琳心头一热,还没等她说什么,旁边的马尾辫已经用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:“丁姨,您再这样子,我可要吃醋了!”

丁姨笑呵呵地说:“一样,都一样,对了小梅,你的感冒好点没有?”

小梅笑着说:“好多了,要不是喝了您煎的药,我好得也没这么快。”说到这儿,小梅的情绪低落下去,“说真的,丁姨,我很想留在这儿,好好给您干,可惜……都怪我自己不争气,连看个店都看不好……”

丁姨的笑容也消失了,她摇摇头说道:“你这个孩子也真够犟的,阿姨又没逼你离开,你现在改主意也还来得及……”

小梅叹着气说:“算了吧丁姨,我知道您心好,可您这是便利店,又不是大超市,三天两头丢东西,您赚的还没亏的多呢!”

小梅的话显然说到了丁姨心坎上,她苦笑了一下不吭声了。

办完交接工作后,小梅就要离开了,她边收拾东西边对林琳说:“你要有思想准备,这份工作不好干,你是不知道那帮窃贼有多狡猾、手段有多高明,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人家是怎样把店里的东西偷出去的,反正我是认栽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从小梅的语气可以听出来,她不相信林琳能做得比她更好。不过林琳倒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,一方面是因为她在超市干了几年,多多少少有一些经验;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最喜欢动脑子,平时没少看探案推理之类的小说。她就不信以自己的头脑和经验,会斗不过那些见不得光的鼠窃狗偷之徒。

可惜现实很快给了林琳当头一棒,让她品尝到了出师不利的苦涩。

这家便利店被货架隔为里外三层,林琳能直接看到的,只有外面这一层货架,好在店里安装了四个摄像头,实时监控着不同方位,显示器就在收银台旁边,通过这台显示器,收银员可以将所有货架前的情况尽收眼底,不过由于身兼双职,在顾客比较多的时候,收银员很容易顾此失彼。好在林琳毕竟在客流量很大的超市接受过专业训练,早就练成了眼疾手快的作风,她可以一边麻利地结账,一边用眼角余光瞄着显示屏,既不算错顾客一毛钱,又不放过货架一角,谁想偷藏货架上的东西,肯定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。

可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,收工前整理货架时,林琳发现,摆放罐装奶粉的货架上,分明空出了一块,像这种罐装奶粉,每种品牌的只放一件,卖出一件补上一件,一溜奶粉中缺了一罐,就像一排牙齿中少了一颗,格外显眼。

林琳赶紧回放监控录像,在回放到下午五点钟的画面时,她发现了问题,一个穿着宽松裙子的胖女人,在货架前驻足片刻,取下了一罐奶粉,慢腾腾地走着,在拐到第二排货架的侧面时,她臃肿的身体在显示屏上消失了——这是一处监控盲区,几秒钟之后,当她重新出现在监控画面中时,手中那罐奶粉已经无影无踪了。

林琳狠狠一跺脚,什么都明白了:这胖女人真够狡猾的,她利用监控盲区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奶粉藏到裙子里,偷偷带出了店外,从老练的作案手法就能看出,这胖女人肯定是个惯犯了。

林琳心里很沮丧,同时又有几分不甘心,她想: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她一定会让这个狡猾的窃贼现出原形。

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了。也许尝到甜头的窃贼,很少有主动收手的吧,当林琳看到那个胖女人晃晃悠悠走进店里时,她的神经一下绷紧了,心跳也跟着加速了。

2、再遭打击

当时店里还有两名顾客,但林琳的全部注意力瞬间集中到胖女人身上,只见胖女人在外面那排货架前停留了一会儿,拿了一瓶饮料后,走入了后面的货架,林琳盯着监控画面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胖女人似乎在挑战她的耐心,东挑挑西拣拣,拿起来又放下……

这时一名顾客来结账了,林琳在用仪器扫瞄商品的间隙,不时往显示屏上看一眼,胖女人似乎对一瓶化妆品很感兴趣,放在鼻子前轻嗅着……

林琳一边给顾客找钱,一边盯着胖女人的举动,只见她左手拿着饮料,右手拿着化妆品,不紧不慢地走向了那处监控盲区,她的身体很快便隐没在林琳视线之外……

这时那名顾客已经出了店门,林琳站直了身子等待着胖女人,不出她所料,当胖女人走向收银台时,左手还拿着饮料,右手已空空如也。林琳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: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!

胖女人把饮料放到柜台上,等着林琳给她结账,不料林琳岿然不动,只是冷冷地盯着她。胖女人咦了一声:“咋了?被孙猴子施了定身法了?”

林琳懒得跟这种人废话,她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大姐,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,你是不是偷拿了店里的东西?说吧,这是第几次了?”

林琳以为对方听了自己的话,不知会慌成什么样呢,哪知胖女人神情自若,耸了耸肉乎乎的肩膀说:“妹子,饭可以乱吃,但话可不能乱说,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。”

没想到这女贼心理素质还挺过硬,不过在林琳看来,这无非是强作镇定罢了,她冷笑一声说道:“东西就在你身上藏着,你抵赖得了吗?我劝你还是老实点,免得到时候下不了台!”

胖女人拿腔捏调地说道:“我身上藏着东西?我自己怎么不知道?是不是你给我藏进去的?你学过变魔术吗?”

林琳忍无可忍,拿起手机就要报警,她知道,自己是无权强行搜身的,只能交由警方处理。不料胖女人摆摆手说:“我可没工夫奉陪,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自己来搜,不过丑话说在前头,搜不出来怎么办?”

林琳心里有底,回答得也很干脆:“悉听尊便!”

林琳怎么也没想到,她搜遍胖女人全身,竟会什么都没搜出来。林琳顿时慌了神,冷汗一下冒了出来。

胖女人整理好衣裙,一脸得意地看着林琳:“怎么样妹子?有什么想说的?”

林琳脸上充血,呆呆地站着,她突然弯下腰,朝着胖女人鞠了一躬:“对不起,大姐,是我错怪好人了,我向您郑重道歉,您怎么处置我,我都没意见!”

胖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?先报一下名字吧!”“林琳。”

胖女人笑得更开心了,还顺手摸了下林琳的头发:“玲玲?这名字好,和我家宠物狗的名字一样,看在狗狗的面子上,我这次就放你一马吧!”

林琳默默地承受着胖女人的侮辱,呆呆地目送着她大摇大摆地离开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?林琳百思不得其解,既然胖女人身上没有偷藏东西,那瓶化妆品肯定还在店内,难道胖女人纯粹是在耍弄自己?她又把化妆品放回到某处货架上了?

林琳连生意都不做了,干脆把门一关,开始整理货架。忙活了半天,终于确定了一件事:那瓶化妆品还是不翼而飞了,这不是活见鬼吗?

林琳又去查看监控录像,看到第三遍的时候,她若有所悟,发出一声长叹:又上了这个女人的当了!

是的,林琳始终忽略了一件事,当她和那个胖女人纠缠时,店里还有一位顾客,从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,在胖女人走过那处盲区之后,那名女性顾客跟着从那个位置经过。现在看来,那人显然是胖女人的同伙,两人配合默契地完成了这次偷窃,胖女人将化妆品放到监控盲区,同伙随后将赃物藏到身上,胖女人拿自己当掩护,让同伙得以从容离开。

好一招瞒天过海之计!好厉害的暗度陈仓之法!看来胖女人在上次得手之后,也意识到不能再原样照搬,所以来了个花样翻新。怪不得小梅不是人家对手,这帮窃贼比狐狸都狡猾一百倍!

林琳很清楚,这次已经打草惊蛇,胖女人以后恐怕是不会来了,这帮窃贼肯定不会收手,但要来也会换成别人了。

可惜这次林琳又错了,过了没几天,胖女人又缓缓走进店里,一进门便冲着林琳微微一笑。林琳只觉得热血冲上头顶,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。

3、又受重挫

林琳如临大敌,连表情都透出紧张。再看胖女人,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懒洋洋地沿着货架往前走,不时拿起一样东西又放下。等她走入第二排货架之后,林琳迅速将目光挪到显示屏上。现在店里只有胖女人一个顾客,林琳倒要看看她这次还能玩出什么花样?

胖女人走走停停,到了第三排货架前,从那懒散的步态里,透出一股漫不经心,她似乎没有购物的意图,但也没有离开的打算,那样子倒像是等待什么。

就在这时,店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,这老女人瘦巴巴的,却穿着一件肥大的风衣,看上去很不协调,她径直走到第三排货架前,伸手取下一块盒装香皂,与此同时,胖女人取下一瓶洗发水,两人一前一后,走入监控盲区。

又来了!林琳气得双目圆睁,牙齿紧咬,这女贼和同伙又在故伎重施了,这次绝不能让她们的奸计得逞……

胖女人首先走出来,空着一双手,斜眼看着林琳,面带挑衅之色,似乎在等着林琳拦下她,两人再来一番较量。

林琳才不上当呢,她看都不看胖女人一眼,仿佛把她当成了空气。

胖女人出店后,老女人走过来,放下香皂,等着结账,林琳盯着她说道:“阿姨,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拿出来了?”

老女人一愣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林琳加重了语气:“最近我们店里失窃现象很严重,希望你能配合我检查一下!”

老女人指着林琳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你、你怀疑我偷东西?”

老女人脸都气白了,看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,林琳心里有些没底了,但事到如今,骑虎难下,硬着头皮也得上,她强作镇定地说:“我做出这种判断,肯定是有依据的,你放心,如果是我冤枉了你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!”

老女人跺着脚,气得直喘粗气:“我当了一辈子老师,勤勤恳恳教书,清清白白做人,提起我马秀莲,谁敢说个不字?你、你居然敢说我是小偷?”

老女人气性还真不小,猛地解开风衣,由于用力过大,衣扣都绷掉两颗,她扯着嗓子叫道:“你来搜啊,能搜出东西来,我这条老命都给你!”

林琳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自己这次又栽了!老女人敞开的风衣里是一套贴身的毛衫,哪有洗发水的藏身之地?

林琳一个劲道歉,老女人总算消了气,消了气之后便开始感叹: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哪里去了?社会为什么就病成这样了?感叹完之后又开始给林琳上课,怎么做人、怎么做事……

这位老师刚退休,又正值更年期,有无尽的表达欲望和病态的情绪波动,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,差点把林琳弄得精神崩溃。她还不敢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,只能鸡啄米似的点着头。没办法,谁叫自己做错事了呢?

等老女人离开后,林琳仔细检查了一遍货架,确定那瓶洗发水已经不在店内了,这是林琳意料中的结果,她又被那只老狐狸结结实实摆了一道。

林琳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她花心思的同时人家也在动脑子,当她推测出胖女人和同伙的行窃手法时,胖女人也料到这种手法已经露底,林琳的办法是见招拆招,胖女人的对策是将计就计。自己棋差一着,人家技高一筹,输得一点都不冤枉!

说实话,经过这次较量,林琳对胖女人还真有几分佩服,在上次还被拦住搜身的情况下,她硬是凭着自己的判断去赌一把,揣着赃物从容面对自己,这份胆识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!

可惜凭着这份能力,她干什么不可以?偏要去做贼!

丁姨隔三差五地过来看看,每次都会问起有没有再发生商品失窃的情况,林琳总是做出否定的回答,她不想让丁姨对自己失望,但林琳很清楚,隐瞒不是办法,到了月底盘货的时候,一切都瞒不过去的。现在林琳只有一个念头,尽快捉贼拿赃,揪出胖女人,让她把偷吃进去的全吐出来!

林琳终于等来了这一天,看着胖女人不紧不慢地走进来,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她知道,决战的时候到了,成败在此一举!

4、一败涂地

当胖女人夹在两名顾客中间,出现在收银台前时,林琳手心里全是冷汗,她知道自己遇到了更加严峻的挑战和更难处理的局面。

刚才通过监控画面,林琳看得很清楚,像前几次一样,胖女人从货架上取下一瓶名酒,等走过监控盲区后,那瓶酒便在手中消失无踪了,偏偏那两名顾客似有意似无意,先后经过那片区域。

排在前面的是个时髦女郎,她不耐烦地拍了下柜台说:“小姐,你愣着干什么?快结账啊!”

而排在最后面的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,她扯着嗓门说道:“就是啊,麻利点行不?家里还一堆事呢!”

只有夹在中间的胖女人不急不躁,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。

林琳紧张地思考着对策,脑海里不停地重复着三个字: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……

林琳一咬牙,下定了决心,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破釜沉舟,把三个人都拦住,她不知道谁是胖女人的同伙,也不清楚那瓶名酒藏在哪个人身上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其中必有一人身藏赃物!只要找出这个人,一切都会迎刃而解!

林琳稳了稳心神,说道:“很抱歉,我怀疑三位之中,有人偷拿了本店的东西,我不确定是哪一位,希望你们能配合我检查一下。”

林琳这话无异于捅了马蜂窝,两名顾客争先恐后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,再加上胖女人恰到好处的煽风点火,局面顿时变得不可收拾。林琳没办法,只好一边关上店门,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很快,警察赶到了,林琳向一位女警介绍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,并让她查看了监控录像,女警对林琳的遭遇深表同情,开始做那三个女人的工作。胖女人很痛快地表示愿意配合,那两名顾客也很不情愿地同意了。

让林琳万万没想到的情况发生了,女警在三个女人身上仔细搜了一遍,竟然一无所获,什么也没搜出来。

这下林琳彻底蒙了,大脑一片空白,三个女人得理不饶人,对林琳展开了狂轰滥炸。林琳毫无反应地站着,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:怎么会这样?

前几次便利店失窃,林琳虽然没法防住对手,也没能现场捉赃,但她至少能推敲出原因,制定出对策,而且从未失去信心,但这次林琳真的从精神上被击垮了,她无力再去推测失窃背后的真相,也不知道该怎样应付眼前的局面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丁姨来了,她不停地鞠躬,不停地道歉,好话说了不知多少,还奉上礼物表示赔罪的诚意,总算把那三位大神打发走了。

丁姨看着灰头土脸的林琳,没说一句责怪的话,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可这声叹息对林琳来说,比挨了一个耳光还难受。她低下头,嗫嚅着说:“对不起,丁姨,我让您失望了……”

丁姨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小林,丢东西的事我不怪你,没抓到窃贼我也不怪你,可你不该把所有顾客当嫌疑人去处理,这是做人和经商的大忌,就算你用这种方式揪出了窃贼,也会为此丢失更珍贵的东西!”

林琳把头垂得更低了:“丁姨,都怪我不争气,丢了东西不说,还给您惹了麻烦,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,丢失的那几件商品,可以从我的工资里扣除。”

丁姨笑了:“你这么尽心尽力地帮我,我还想给你发奖金呢,哪舍得扣你的钱?再说我还指望你揪出那帮可恶的窃贼呢!”

林琳心头一暖,抬起头说道:“丁姨,您还相信我吗?”

丁姨脸上的笑意更深:“阿姨当然相信你,一百个信!”

丁姨的态度让林琳重新找到了自信,她发誓要破解窃贼设下的谜局,以回报丁姨对自己的信任。

可惜愿望和现实之间,似乎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,接下来的时间里,便利店失窃的现象从未断绝过,林琳也没能实现捉贼拿赃的目标。不知不觉间,三个月的试用期到了。

5、真相大白

经过全面的盘货对账,商品丢失的情况比预计中更严重,尽管丁姨表面上显得若无其事,但眼神中还是有掩饰不住的失望。

丁姨没埋怨林琳,反过来安慰她:“小林,你也不用太过意不去,咱们要相信一件事:善恶到头终有报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那些窃贼再猖獗,也会有落网的一天,到时候阿姨的损失还可以追回来的……”

林琳沉默着,不知在想什么。丁姨又说:“你的试用期可以延长,阿姨对你的信心也没有变……”

林琳看着她不说话,丁姨下意识地摸了摸脸:“你干吗这么看着我?是不是我脸上有脏东西?”

林琳缓缓说道:“脸脏了没关系,洗干净就行了,可就怕一个人连心都脏了……”

丁姨的表情一下僵住了:“小林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林琳语气低沉:“其实早在一个多月之前,我已经破解了便利店失窃之谜,但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,我真的不愿意相信,那个让我打心眼里爱戴和敬重的阿姨,竟然是一个戴着伪善面具的吸血鬼!”

丁姨眼神中露出一丝慌乱,但她很快镇定下来,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是不是最近心理压力太大了?要不要阿姨陪你去看看心理医生?”

林琳冷笑一声:“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她快步走到那处监控盲区,指着货架侧面某个地方,对跟过来的丁姨说道,“真相就藏在这里!”

林琳伸手一扳一推,货架上赫然现出一个暗洞,原来货架上有一块木板是可以活动的,挪开木板便会露出里面的夹层。林琳愤然说道:“看到这种精心的设计,我什么都明白了,我被你们骗得好苦,原来那个胖女人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偷窃,那些赃物当时也没被带出店外。她把东西藏在夹层里,只是为了制造失窃的假象。”

丁姨看上去很困惑:“她为啥要这么做?”

林琳冷冷说道:“她只是台前的角色,你才是幕后的导演!”

丁姨面不改色:“你想多了吧?找人偷自己店里的东西,再挖空心思藏进店里,我吃饱了撑的?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很简单!”林琳一字一句说道,“这么一来,就没人能通过你的试用期,你也永远不用付出高额薪水了,只是可怜了那些靠勤劳和汗水生存的女孩子,前赴后继地充当了你的廉价劳动力!”

林琳越说越气:“这么做还有一样好处,在经常失窃的压力之下,店员会时时绷着那根弦,保持最高警惕,让真正的窃贼很难下手。对你来说,的确算得上一举两得的美事,可你为那些女孩考虑过没有?她们就活该被你盘剥利用?”

丁姨显然还不想认输,她强作镇定地说道:“你的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,可惜空口无凭,谁会信你的话?货架上的夹层又能证明什么?我买来时就是这样的,不行吗?”

林琳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:“我就知道你会抵赖,可惜黑的终究变不成白的,我早就联系上了小梅,让她暗中进行了调查,据我所知,这种便利店,你在市区开了好几家,在每个店里都使用了同样的手法,那个胖女人是你的专用演员。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:我们已经联合上所有的受害者,很快就会去相关部门进行举报;我们还会在网上曝光你的恶行,一定要让你这种骗子成为过街老鼠,不再有行骗害人的空间!”

丁姨长叹一声,终于低下了头,但她心里还有一个疑问,不问清楚实在不甘心:“货架侧面有夹层的事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林琳笑了笑说:“被那个女人三番两次戏弄后,我一直在思考该怎么扭转败局,如果在收银台能看到那个监控盲区就好了,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母亲带着孩子来购物,调皮的男孩远远地用一面圆镜晃我,看到镜子里被缩小的景观,我的心猛地一跳……”

林琳踩着梯子,在正对着那片监控盲区的高处墙上,斜斜地固定住一面碗口大的镜子,经过多次调整后,从收银台的位置,恰好能看到映在镜子里的那片盲区。接下来就是谜底揭晓的时刻了,当林琳看到胖女人飞快地挪开木板,把一件商品放入货架夹层里时,她蓦地瞪大了眼睛,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……

林琳看着如斗败公鸡的丁姨,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:“说起来也挺险的,安上那面镜子后,如果是你先来店里,我肯定会向你炫耀,那样就前功尽弃了,幸好首先登场的是胖女人,也许这就是天意吧,这也让我想起了你刚才说的那句话……”

林琳加重语气,一字一句说道: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重来一次 下一篇:中篇故事 不倒翁